helsa is LOVE

迪士尼动画长片冰雪奇缘(Frozen)中反派小王子Hans以及冰雪女王Elsa的拉郎配cp

© helsa is LOVE
Powered by LOFTER

Wieder Neu 新生

西元零壹-Lunatic:

继续表示诚意中23333


=======================


Wieder Neu/新生


*标题节选自德语版Love Is an Open Door的歌词:Jetzt beginnt das Leben wieder neu!






  她没有考虑过现在的一切。


  她原来只是觉得,国家需要一个从战后条约中解放的契机,自己需要一个养活家人生存下来的机会。但她不曾预见现在的一切。


  她与魔鬼同行,她是魔鬼的帮凶。屠杀与侵略正是魔鬼的作为。


  又也许她预见到了这一切,因为她无奈,她痛苦,痛恨自己痛恨一切,却还是没有后悔过,没有想过退出。


  尽管找些做不到的借口吧,反正自己已经是魔鬼的一分子了,带着血污,无论如何得不到一片圣洁的羽毛。


  永远不能。




  他没有承认过现在的一切。


  他没有什么所谓地抛弃了自己的祖国,当年是这样,如今也是这样。在异国长大,为侵略者效力。他对自己说,我不爱那个国家。


  他遗弃,背叛,但他从来不承认自己是可耻的叛徒。他生而如此。


  他生而没有归属,叛徒便无从说起。生存是他的信仰,力量是他的手杖。光明从来不是他的领域,黑暗才是他的居所。


  直到永恒。




  然后有一天他们相遇。


  一切便有了重新开始的可能。






  一小众乐师组成的乐队演奏着爵士乐,身着整齐墨绿色军装佩戴铁十字勋章的军官们搂着大波浪卷发双唇艳丽的女郎摇摆舞蹈。这是小小的庆祝,庆祝部门搬迁到哥本哈根,以及他们长官的侄女大学毕业。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沉浸在欢乐之中。


  “走吧,Elsa,一起去跳舞。”说话的正是今晚的主角之一,Anna Krause。她喝光了玻璃杯中的饮料,起身拉着面前人的手,高兴地笑了,“你后面那位先生观察你好久了,他肯定想和你共舞。”


  Elsa笑着低下头,握了握Anna的手,“那我更应该坐在这里等他来邀请我。你先去吧,玩得开心。”


  Anna做了个表情,松开手便转身加入了舞蹈中的人群。Elsa偷笑着,喝了一口自己杯中的饮料,将散在脸颊上的头发别到耳后,努力按捺想回头的冲动。她忍不住猜想身后人的模样。


  他并没有立刻过来邀请她,她甚至能想象到他犹豫片刻,抿一口杯中泛着汽泡的香槟,小心地起身,挪开坐椅,来到她座位边地样子。但她偏偏猜不出,或者说根本想象不到他的样子。她想不到一个确定的样子。


  “不知Stein小姐可否赏光与我共舞?”


  她首先对上的是一双明亮的翠绿色眼睛,Elsa发觉自己点头微笑了一下。“当然。”她起身挽上他的手臂,黑色的西装面料手感十分舒适。


  他显然是新调来的,Elsa是第一次见到他,她还注意到他特殊惹眼的金红色头发。


  “请允许我介绍自己,我是Hans Westergaard,刚刚被派来负责情报的。”


  “您的姓氏听起来并不像德国人?”


  “是,我父亲是丹麦人,但我在柏林长大。”


  他说得很简单,她却好像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但她什么也没说,只将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上。两人进入舞池,默契地划出一个又一个圈。她觉得他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也许是发色的原因。她不知道自己为何对对方有如此良好的第一感觉,毕竟,他也不过是个垂涎她地位或外貌的男人吧?不过,她又忍不住为他,为自己开脱,即便如此,他也是第一个有胆直接邀请她共舞的男人。


  她知道自己应该小心眼前的人,却不住想着“能有多糟”而将警惕抛在脑后。今天可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值得高兴的日子。


  一支曲子结束,两人退出舞池稍作休息,恰巧又碰上了Anna,正挽着自己叔叔,他们的长官。


  “Krause先生。Anna。”“先生。”长官向两人微笑点头:“看来你们已经认识了,就不需要我介绍了。”


  “可我还不认识呢,”Anna不满地看了看自己的叔叔,“Elsa,你也不准备把这位好看的先生介绍给我吗?”


  “当然不,这位是Hans Westergaard先生。Westergaard先生,这位是Anna Krause,Krause先生的侄女。”


  “幸会,Krause小姐。”他伸出手。


  “叫我Anna就好。”回握。


  “Elsa,Hans新来部里,对很多事务还不熟悉,你要多帮助他。”


  “是。”


  她忍不住瞟了一眼身旁红发的男人,他视线向下,恭敬而顺从,嘴唇抿成一条直线,不笑不语。她便瞬间感觉到,知道,确信,他也是风中飘零的一棵无根野草。她便知道他那明亮的眼睛里隐藏了怎样的灰暗。




  他送她步行回到住处。鞋跟踩踏街道上光亮的青石砖发出轻松的声响,风吹到脸上,带着北境的冷意。


  Elsa站在门口的台阶上,“晚安,Hans。”门灯洒下一片暖黄的光芒。


  “晚安,Elsa。”


  他牵起她的手,温柔地抬到唇边。没有什么比这更谨慎的了,她却觉得这甚至胜过一个真正的吻。没有拥抱。也没有更多的话语。


  她穿过门廊,似乎突然想起一件事,快步上了楼。她打开临街的百叶窗,看着他两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离去,直到他到了路口拐弯,就像飘走的柳絮一样消失不见。




  回想当初,Elsa自己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如何开始的,本来两人就应当只是一起共事而已,所有算不上理由的细节合在一起却成了唯一的理由。


  不知道又究竟是谁在利用谁,是他靠她一步步往上爬,还是她控制他来巩固自己在部里的地位。是谁在引诱,又是谁在控制。


  而他们同样需要对方。她不该这样想,但他的确不属于这里,表现纵然自若,本质上是不合群、与周遭格格不入的。她也只能自诩如此,两人终究靠在了一起。


  他们依靠彼此,掌控彼此,方得以生存。




tbc.


========================


透露一下就是“部里”其实就是指在丹麦的钙式太饱(Gestapo),然后后文如果要出现钙式太饱或者挡胃君(SS)的话,都会用德语原称或者直接这样和谐掉。。被吞怕了(其实我觉得之前被吞是因为那翠绿的叶子。。。

评论
热度 ( 6 )
  1. 西元零壹-Lunatic西元零壹-Lunatic 转载了此文字  到 helsa is LOVE
TOP